《隐秘的角落》伴着一路热搜收官,无数对于隐藏剧情的分析帖将故事重新推向了又一个高潮。谈及《隐秘的角落》,小说《坏小孩》原作者、推理作家紫金陈说上周他看过免费剧集之后,觉得很惊喜,并在付费点播开始的第一时间花钱下载了剧集,一口气看完,“远远超出我的预期”。谈及原著小说的创作,他透露,“除了犯罪的情节之外,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自己。”


您如何评价这次对原著的改编?


紫金陈:从文本上、故事节奏上,这个剧本改得很好。我一直很尊重二次创作者,因为对原作者来说,其实是一路躺赢的。这次的改编,编剧做了很多工作,我觉得最难的地方是让小说事件中的逻辑在改编之后仍然成立,包括人物的性格也要很鲜明。小说其实有一点暗调,但网剧改编得更有温度。至于拍摄、演员和电视剧其他的内容,我并不是专业人士,但是我觉得所有观众感觉出画面很精彩。



原著里的人物,特别是孩子的形象是怎么设计的?具体到朱朝阳这个形象,感觉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,这样的方式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?


紫金陈:其实除了犯罪的情节之外,朱朝阳的遭遇基本是按照我本人的情况写的。离异家庭,在学校成绩很好,被同学孤立。我有时候觉得,童年经历对人的影响是一生的。至于在技巧上,确实有不太成熟的地方。这部作品是我2014年开始写的,《无证之罪》刚刚写完,当时我老婆怀孕,我在寻找下一个作品的灵感,就想到能不能以未成年人为主题写一部推理小说。当时可能创作技巧上还不够成熟,有一点过于用力了。




想透过这个故事表达什么呢?


紫金陈:我觉得这三个小孩本质并不坏,而是外界对他们的影响。朱朝阳其实是一个非常隐忍的小孩,就像他当时在课桌上写下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,但是外界一次次给他造成打击,才引起了他的反抗的过程。我觉得孩子有自己的世界,很多大人之间的事会印在成长里。比如说离异家庭,对小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



很多人都不愿意正视孩子的恶,相信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,您为什么想要写一本关于“坏孩子”的书?而且坏得这么极端。
 
紫金陈:我是职业写作,写完一本题材必须马上找下一本题材继续创作,因为这是我谋生的工作。13年写完《无证之罪》后,我开始寻找下一本题材,当时刚好妻子怀孕,我想到即将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,就想到了下一本的题材不如放到青少年身上。因为我是写罪案推理小说的,所以自然会联想到未成年人犯罪这个话题。所以我写这本书的初衷是赚钱,选择这个题材是希望在赚钱的基础上能关注到社会问题,从而让看这本书的读者对这问题产生一定的思考。


小说是在现实投射上的艺术加工,让读者看到更极端的情节投射,才可以让人有所思考。我一直觉得类型小说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好看,其次才是深度。情节的设置第一考虑是故事好看,如果故事做不到好看,那么再高纬度的精神思考也是没有意义的。文以载道,我们类型小说的创作就是用故事承担我对社会、对世界的思考。如果有读者看了,觉得故事好看,还能产生一些思考上的共鸣,我就非常满意了。

 

 

 



对即将上线的《沉默的真相》(《长夜难明》的改编)有什么期待么?
 
紫金陈:《长夜难明》和《坏小孩》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,如果说《坏小孩》色调是灰暗的,那么《长,夜难明》就是火焰的颜色,主人公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险阻,他依然是黑夜中的火把,用他的赤子之心照亮自己和周围人的故事。

我很期待看到主创团队会用什么样的改编来呈现长夜难明的故事,我期待这是一个能让人感动而泪目的故事,让人心中亮起一道光的故事。


(新闻转载:长沙社区通)

腾讯微博

新浪微博分享 新浪微博

长沙社区通

联系邮箱:changshashequtong@foxmail.com

Copyright © 2011-2020 版权所有
长沙社区通 做长沙地区最好的社区门户网站

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981号

湘ICP备110172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