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

《北平无战事》里的方步亭说了一句话:从来没有孤臣孽子能救国救家的。

孤臣孽子,指孤立无助的远臣,和贱妾所生的庶子, 引申为不容于当权主流但心怀忠诚的人。

整个《北平无战事》就印证了这个观点,蒋经国带着曾可达、梁经纶这样一群孤臣孽子,一面跟共产党作战,一面跟国民党内部的腐败主流作战,以铲除腐败争取民心,期望以此获得战胜共产党的资本,所谓一次革命,两面作战。可最终还是失败了,蒋介石在关键时刻受到巨大压力,没有支持蒋经国,反腐败和币制改革失败,蒋经国被贬,梁经纶远走美国,曾可达自杀。

蒋经国这一群清流自称为孤臣孽子,是因为国民党主流就是根深蒂固、盘根错节的腐败,而蒋介石本人,一直离不开这个腐败体系的源源不断的能量供给。

孤臣孽子难救家国,因为局部力量无法颠覆整体体系,体系不供给能量,局部只能枯竭。

《北平无战事》里,方步亭是一个极深刻的人物,他哲学般的预言了蒋经国必将失败,他在国民党统治的政经体系里如何自处,是巧妙的。

方步亭不是国民党,只是一个技术官僚,但既然在国民党体系内,就必须为其腐败服务,所以梁经纶和何其沧这些清流是看不起方步亭的。梁经纶对何其沧说,你跟方步亭做朋友,不觉得丢身份吗。何其沧沉默以对。

这当然看错了方步亭。

因为孤臣孽子难救家国,所以方步亭不会去干蒋经国那帮清流干的事,不会去跟整个体系斗争。所以方步亭帮宋家孔家捞钱,是他不得不干的事,他如果不干,自然会有人替换他继续干,只会干的更多。

但方步亭又良心未泯,是个正人君子。他之所以坐在技术官僚的位置上,是要有用武之地,也就是在职位允许下,尽量干好事,那些可干可不干的坏事,则绝不干。比如帮宋家孔家捞钱,但自己绝不跟着喝汤,比如用自己的能量去救示威被捕的学生,比如币制改革中,把自己所有的美金和金银都交出来,甚至老婆的嫁妆细软也交出来,绝不私藏,跟老百姓一样的待遇。

蒋经国这些自命的孤臣孽子们对曾国藩推崇备至,因为他们都是不反当权者,而且忠心耿耿。不过更像曾国藩那样做事的却可能是方步亭。曾国藩是晚清的栋梁,他并没有企图根本改变行将就木的晚清王朝,而是在其职权范围之内做份内事。曾国藩杀降兵,屠城,纵容其弟弟收受贿赂,既为了保住晚清那个政权,也为了在这个腐朽体系里自保。

在体系里不得不干的坏事,总有人干的事,那就干,可干可不干的坏事,不干,这是曾国藩和方步亭的共同之处。既不做清流,也不做所谓的孤臣孽子,这两者都难免被主流排斥。做体系里的不倒翁,只有留在主流体系内,能做的好事才能最大化。

但孤臣孽子也有硬币的另一面。

这个词最早是孟子说出来的:“独孤臣孽子,其操心也危,其虑患也深,故达。”意思是,因为远离权力中心,所以处处被排挤,被打压,被诬陷,也就因此能居安思危,深谋远虑,斗志顽强,也能看到这个体系的危险和脆弱处,同时又能洁身自好坚持信念,所以能活下来的孤臣孽子往往是很精彩的一种存在。

这个判断,在蒋经国本人身上印证了。在经历48、49年“打老虎”的失败后,蒋经国被贬,暂时的失去了权力,但之后又被蒋介石启用,直到后来接班,大展拳脚。

蒋经国接班,除了他是蒋介石大儿子之外,恐怕有一条是至关重要的,那就是蒋介石遭遇了无力挽回的失败,他深知那个旧体系的问题,他深知旧体系会瓦解,新体系必须被建立,而那个曾经做了孤臣孽子的,跟旧体系激烈斗争而落败的蒋经国,是当然的最好的人选。

马英九对蒋经国的评价是:他是一个强大的威权领袖,同时又亲手终结了威权体制。这样的事情,发生在一个曾经的孤臣孽子身上,再自然不过了。唯孤臣孽子,深知变革的必要,也有顽强的生命力。

但这并不证明方步亭的判断是错的,方步亭仍然是对的。反抗一个体系的孤臣孽子是很难成功的,作为孤臣孽子的蒋经国是失败了的。而蒋经国后来的成功,其身份不再是孤臣孽子,而是翻身做了一号位,一号位自己做了变革。而帮助他坐上一号位的前任,是经历了惨痛的不可挽回的失败的。

所以,是体系的失败拯救了孤臣孽子,是体系的失败拯救了体系。

看孤臣孽子在商业上的案例。

据说华为有红军和蓝军之分,蓝军扮演假想敌,随时进攻,红军来抵御入侵,蓝军作战方法是“出人意料”的,这就给红军带来很大的威胁,只有经常与他们“打交道”才不会打败仗,强大的蓝军使红军在演习中不断进步。蓝军存在于任何领域、任何流程,任何时间和空间都有红蓝对决。

这是鼓励孤臣孽子的存在,让孤臣孽子成为主流体系的一部分,本质上,其实是消灭了“孤臣孽子”这样一种存在,反对力量也是主流,这是一种伟大的体制建设。

张小龙的广州研发部,俗称广研,既不在腾讯的总部深圳,也不在北京,相对独立,天性就是在野不在朝,不喜欢去总部争资源、求抱抱那一套,加上是从外部收购而来,长期处于“主流嫡系”之外,作风自成一体,据说这样一支队伍,在强管理和强组织部氛围的阿里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即使在腾讯内部,广研也一度不被看好,据说曾经讨论过换掉张小龙,但被总办一两位非常赏识张小龙、现在已经退休的大佬硬保了下来。

后来就是张小龙这只队伍,鲜明的“孤臣孽子”,在微信之战里击败了另外两只“嫡系部队”,最终成了腾讯大船的压舱石。

马化腾说的灰度,暗含着对孤臣孽子这种反对力量的理解和容忍,马化腾说的赛马中相马,为孤臣孽子提供了空间。

论到个体的思维日常,所谓孤臣孽子,就是要凡事都要反过来再想一遍。

据说任正非是这样说的:人的一生中从来都是红蓝对决的,我的一生中反对我自己的意愿,大过我自己想做的事情,就是我对自己的批判远远比我自己的决定还大。

水火既济,雌雄同体。


来源:卢泓言

(新闻转载:长沙社区通)

腾讯微博

新浪微博分享 新浪微博

长沙社区通

联系邮箱:changshashequtong@foxmail.com

Copyright © 2011-2020 版权所有
长沙社区通 做长沙地区最好的社区门户网站

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981号

湘ICP备11017205号-2